重生前,轻死后

来源:http://www.rubberpc.com 作者:饥荒修改器 人气:121 发布时间:2019-10-15
摘要:重生前,轻死后。重生前,轻死后。有时候会感觉有种世事沧桑之感 ,疾步向前,一转身,发现很多人已经不见了。昨日给父亲上坟,其周围又增添了一座新坟,新坟用水泥浇筑而成,

重生前,轻死后。重生前,轻死后。有时候会感觉有种世事沧桑之感,疾步向前,一转身,发现很多人已经不见了。昨日给父亲上坟,其周围又增添了一座新坟,新坟用水泥浇筑而成,谈不上奢华,只是坟墓不会被荒草吞没而已。再一看墓志铭,有三子,其孙子、孙女就有六七人,还有两位重孙。反观一个人的一生,或许想他(她)一生的成败,只是墓碑上的这几行字吧。似乎儿孙昌盛才是最终对一个人一生的盖棺定论,这是中国人的普世价值观。

我父亲下葬的潦草,泥土拱起的一座土包,寒风里摇曳的驳杂荒草,塌陷的坟头,墓碑上唯一孝女xxx叩更凸显得其生悲凉。昨日是他两周年祭日。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的行为是可笑的,真的还以为人死后会有另一个世界存在的,烧一堆纸钱,还真以为他会用到,无非是做给自己看而已,让自己内心好受些而已。

善终,这大体是每一个生命个体都希望的最终结局,然而重生前,轻死后。“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人世难料,天命难违,所谓人算不如天算,你所追求的果不一定就会实现,执着于其结果本就是一种虚妄。

回归生命的本体,生与死的对立与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由老子提出的这种宏大的哲学观念将生死变成了一种相互倚靠的关系,生中有死,死中有生,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终归一,这种从无到有,从有到无的的中国道教的哲学思想,无不提醒着人类是可以靠自己的思想战胜对生死的恐惧,对名利的淡泊的。而子孙后代更不是衡量一个人一生的成败、得失。

记得自己小时候最热衷于随父参加丧宴,那时候对死亡是抽象而好奇的,总会小心翼翼地靠近棺材偷偷瞄一眼,然后又迅速的跑开。道士们吹吹打打的声音,戏台上着青衫罗裙的戏子,百转千回的唱着苦情戏,惹得那些老年人频频落眼泪。孩提时的我最喜爱的是一个老人三轮车里盛放的零食,一毛钱一袋的蜂蜜,两毛钱的萝卜丝,还有五毛钱一袋的味冬美方便面,孩子追着孩子跑,我给点东西给你吃,你要陪我玩。孩子间简单的打闹,互换零食把一场丧事变成了一所游乐场。

一个人生前再怎么不遭子孙待见,儿孙一定会给他(她)办一个体面的丧礼,尤其是在农村,这种对逝者轻生前,重死后的观念更甚之。中国从自古以来便是重礼仪之邦,春秋战国时期,有一位孔子的学生宁可丢掉自己的生命,也决不能让自己的帽子从头上摘下来,所谓冠在人在,足可见风俗礼仪从两千多年前便凌驾于对个体生命关怀之上了。

时代的更迭,人们物质生活的提高,文明社会的到来,我们这一代人接受的更多新知识,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多元化,对人性更深层次的探讨与包容,让每一个生命个体都能有尊严的活着并且有尊严的离去,变成了一种更高层次的追求,然而这样的认知,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认识到的。

我的一个同事曾和我谈论过她的奶奶,她对自己故去的奶奶的记忆是:自私。家里杀鸡,她从来不把好的留给子孙吃,自己一个人吃独食,后来患癌症的时候,还总是和周围人抱怨其子孙对她有多么多么不好。足以可见她在临走时是抱着多大的怨恨。我们需要与自己的过去达成和解,与一生里所遭遇的人世达成和解。我知道,她从来没有试图去理解并且去了解老人曾经经历的,如果她试图去了解,也许就不会在其去世几年后依然是带有怨恨的。改革开放后国家实行的九年义务教育,教科书中对中国1960年的大饥荒也是一言带过。那是一场不亚于战争的人类伦常的浩劫。有些地区甚至出现了父母杀子女,食其肉的现象。我父亲三岁的时候历经大饥荒,他说他吃过糠、树皮、野菜都算好的了,甚至于泥土。那一代人所经历的苦难,我们是永远都没有办法去想象的。记得一个出生于四五十年代的作家写得一篇散文,他说即使现在自己有钱了,衣食早已无忧,然而他一上酒桌就会吃相难看,嘴里塞得满满的,好像有几天没吃过饭一样。看到这一句,我不禁泪盈盈。

他只是害怕啊,害怕再回到那个忍饥挨饿的岁月。

我们对待亲人间缺少的理解以及包容就像一张揉皱的纸张,虽然还是完整的,但其实早就已经抚不平整了。临终关怀的人道主义精神除了国家颁布的一些政策、基金支持,医护人员的走向基层,走向每一个临终个体的家庭给予病人最终的情绪疏导以及缓解疼痛,让他们走得不再恐慌、怨恨,这才能体现一个民族的人文情怀。然而中国就算再往前行走五十年,也不会实行。

道士、戏班、酒宴、还有一些七零八碎的,包括最后的墓碑,普通农村家庭对一个亲人发丧所投入的金钱大概在五万到十万不等,我父亲去世的时候只请了两个道士,没有戏班,有些清冷,最大的开支是用在了酒宴上。但就是如此也花去了三万多。国家为了缓解丧事对一个家庭的财务透支已经将火葬的费用全都免掉了。然而即使如此,渊源流长的丧葬礼仪还是根深蒂固的遗留在人们心里,特别是在乡村。

我父亲在医院吐血的时候,他一直要求治疗,这种死神来临前的恐惧不仅折磨着他,也让我备受心灵的煎熬。惨烈而血腥的场面,被自己女儿放弃抢救所带来的绝望让他走向了一个没有善终的结局。我曾幻想过很多次他离开时的场景,我希望自己握着他的手,告诉他,爸爸,你别害怕,医生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抢救你,宁愿他死在等待与希望之中。

如果我不是被传统观念所禁锢,如果不是因为到最后,这个家庭的所有收入只剩下一万块钱,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孤立无援,没有能力,我又怎么会舍得让他走得如此痛苦呢?我这是要受一辈子良心谴责的。

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实行了树葬和海葬,随着个人意识的觉醒,人们对生后事逐渐淡泊,只是这种观念的普及仍然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要走。

我们借由父母的身体来到这个世界,我们不属于对方,彼此是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个体。赡养父母,并不能只作为一种义务与责任去践行,而是在他们还活着的时候,并与他们达成和解,试着去理解他们,去关心他们,给他们一个善终的结局,有时候这是取决于在你的手术同意书上签字的人的。

树欲静而风不止

子欲养而亲不待

重生前,轻死后,在你离开这世间的时候,回想这一生,你才能没有怨恨、没有遗憾,从容走向归寂。

本文由云顶国际登录官网发布于饥荒修改器,转载请注明出处:重生前,轻死后

关键词:

上一篇:醉美红颜 | 樊姬:芳华绝代的霸主夫人

下一篇:没有了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